nini夏令时

不但懒,还写的不好。更新看缘分…主要用脑洞码字基本不更。夏天属于op和蓝雨!!!【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不和钱过不去】
微博 @玲珑Nini

【喻黄】自行车?

开不来车想练练,先从接吻着手,
哎怎么也写不出想要的色气( •̩̩̩̩_•̩̩̩̩ )

搞都搞了也就扔扔上来……
哎我再去好好研究学习一下,有机会重开。

没头没尾
没有故事
只有脑洞


谢谢大家喜欢这辆自行车!

比哈特!💕

顺便纠正了几个病句ʕ·͡ˑ·ཻʔෆ⃛ʕ•̫͡•ོʔ

~~~~~~~~~~~


黄少天觉得整个人都不好,原本以为自己比谁都要熟悉的人现在看上去是这么陌生。

“队长……你,你冷静一下,不用靠那么近你先放手掐的我胳膊痛,哎你那么用力小心手抽筋啊又要影响手速了这可……”

“少天……”

不对!!!队长的话才不会在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打断我!!!!!平时的话至少也得等我说完三个句号!!!

“少天……”

眼前的人越来越近,他的呼吸打在脸颊上,让黄少天更加不知所措手心直冒汗。

“队、队长,你喝酒啦。”

“嗯。”

“队、队长,我去给给你倒杯水,我看你是喝多了是不是晕了啊,哎,你放开我一下我去去就……”

“少天……”

我靠!队长你是不是傻了啊怎么只会叫我的名字!哎不对啊不是傻了是醉了!哎队长原来你醉了就变弱智只会说少天少天,哎怎么这么肉麻,快点换个频道行不行再这样下去我要撑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此时脑内弹幕乱飞,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少天……”

那股带有酒气的气息再次袭来,黄少天觉得自己呼吸的空气里布满了酒精,让人两眼迷离。

慢慢的,眼前那张脸靠得更近了,鼻尖和鼻尖相碰,黄少天原本想把头扭开,但就在眼神对上的那一瞬,他整个人就再也无法动弹了。

我靠!!!原来酒精还能空气传播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觉得更加不好了,他双手紧紧握拳,努力地用自己一切知识常识认识来解释现在的情况。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不得了,了不得,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结论。

队!队!队长这是想要!wen……吻我!!!!!!

怎么办我该拒绝吗!
哎“吗”什么“吗”当然是该拒绝哪来的疑问句!
但觉得拒绝有点可惜!
可惜个头你脑子进水了啊你说有什么可惜的!!!
队长平时都不会醉成这样我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机会还是要把握!!!!!

脑内两个小人对打一番后终于得出了结论。

黄少天一咬牙闭上了眼睛,鼻头紧张得崩了起来,嘴微微张开,等待着对方的呼吸贴近。

“少天……”

在又一声甜腻的呼唤后,唇上落下了一个柔软的触感。

黄少天紧张地忘记了怎么呼吸,双眼紧闭。

可是,那个触感转瞬即逝,喻文州就这么作罢了。

“少天,我现在大脑还是很清醒,就是身体不听使唤,强迫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原本贴近的呼吸一下子离开了自己,原本把自己牢牢按在墙上的手也松开了。

哎!等等!

黄少天心里一急连忙摇头,刚开口准备解释就看到喻文州一脸的失落。

“你果然不愿意,抱歉,我没想要逼你。我出去吹吹风醒一醒,刚才的事你就忘了吧。”

眼前的人转身离开。

我靠说好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呢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站住!”

比起脑子,嘴先动了。

“谁!谁说过不愿意了啊!谁允许刚才那事说忘就能忘得了?!你不给我说话机会是故意要憋死我啊!我要真是不愿意是你想压就压的住的吗,哪怕来个韩文清我也能给揍出去!”

哎!终于说上话了!舒爽!

喻文州噗地笑了一声后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两个眼睛看上去也终于恢复了光彩。

“你就是说你……”

“本剑圣同意了!”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又被狠狠地按上了墙,在没有一点点的防备下对方的唇第二次贴了上来。

先是额头,再是脸颊,再是鼻尖,

又是一声带有甜腻的“少天”之后,落在了嘴唇之上。

这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蜻蜓点水,而是在贴上来之后带有轻微的吸啄。

黄少天就这样被堵住了嘴,紧张的同时,全身的神经开始变得敏感,全身的细胞开始感到兴奋。

黄少天觉得自己双眼迷离两脚发软,虽然喻文州已经按的没那么用力了,但自己还是无法动弹。

“少天,用鼻子呼吸。”
喻文州轻轻地捏了一下黄少天的鼻子说,“记得用鼻子。”

说完又吻了下去。

当黄少天开始记住用鼻子呼吸后,喻文州又吩咐道嘴稍微张开些。

此时的黄少天不单单是酒精“传染”,还因为长时间“缺氧”,使得神智变得更模糊,以至于说一不二言听计从。

当黄少天微微打开嘴,就感受到一股湿润。

在嘴唇被轻轻地舔了一下之后,那股湿润直接侵入到了口腔。

随着那个触感从舌尖滑到舌苔,黄少天突然觉得肚脐以下好像一阵一阵地触电,说不清什么状况。

由于那股电流带给全身无以言喻的快感,黄少天也在不知不觉中用自己的舌头交缠了回去,并不停地调整角度找到最舒服的地方。

“……哈”

就在黄少天又忘记怎么换气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松开了嘴,然后轻轻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脸。

“少天,少天。”

黄少天在呼吸恢复之后,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作。

然后看着眼前的人微笑着抹着嘴,而自己竟然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紧紧地抱着他。

黄少天慌忙收回手双手,然后高举过肩作投降状,喻文州也配合地收回了另一只搂着黄少天腰的手。

一阵沉默后黄少天终于开口了,:“队长我记得你的酒量很好。”

喻文州微笑。

“队长……喻文州!我现在越想越觉得你刚才那个受伤的表情好假。”

喻文州笑而不语:)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怎么又跌进了喻文州的套里,游戏里也就罢了,现在还把自己给搭上了。

“完了完了完了,本剑圣的初吻就这么没有了你要怎么负责。”

喻文州牵过黄少天的一只手,轻轻地在手心留下一个吻,看着他说:“一辈子。”




后话
喻 少天啊如果真的碰上韩队我觉得你未必打得过他。
黄 !!!!!我!我!我就威胁他小心我告诉老叶!

~~~~~~~~~~

两天一夏争取周末更

   
© nini夏令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