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i夏令时

不但懒,还写的不好。更新看缘分…主要用脑洞码字基本不更。夏天属于op和蓝雨!!!【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不和钱过不去】
微博 @玲珑Nini

【津睿】不能让公子一人过年

这是今年三月写的,挖出来放这儿!
我看琅琊榜看得也晚!
那时的脑洞啊啊啊啊啊

就是个脑洞自娱自乐,半点都经不起推敲!!

反正我就是见不得小豫津一个人守岁
( ‾᷄꒫‾᷅ )

强制西皮上门来看他!


☆*☆*☆*☆*☆*☆*☆*☆

今年又到了除夕。

今年也一个人守岁。

言豫津把火炉挪到了外面,坐在屋前的台阶上。

这大宅子离市井有好些距离,平日无人可扰,自然安静。

今夜虽同样听不见人声笑语,但高墙还是没能拦住那远处噼噼啪啪的爆竹声蹦进来。

“哎,此时能听到宫羽姑娘的琴就好了。”
言豫津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忽然,他感觉到除了自己以外的气息。

眼珠子一转,大声喝道,
“哪个胆大包天的小贼竟然敢夜闯言府!给本公子出来!正好我闷得慌需要个人给我耍耍!表现得好的话……”

“表现得好的话,言公子您想怎样?”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挑着眉毛说道。

“表现得好的话,表现得好的话……”
言豫津一看到眼前的人,心一下子就舒展开了,但脸上还故作镇定,噌地站起来然后围着那人踱来踱去。

“言公子怎么处置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这么绕着我转下去我可是要晕了。”

“哎!景睿不是吧你,你一习武之人被我这么绕两下子就要晕了,卓庄主知道了可不罚你才怪!”
言豫津虽这么抱怨但还是停了下来,正对着萧景睿。

萧景睿看着他笑容满面,刚才的无精打采好像是错觉似的。
“我好心溜出来看看你你还要罚我,说吧,表现得好你想怎样?”

“哎我也没想怎样,就想让贼人给我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

“这半夜翻墙进来的哪可能会唱歌跳舞,有什么好看的。”

“那你就不懂了,这不会的人唱起来可是别有风味,有时候可以乐很久呢。”
言豫津看着眼前的人一脸不懂,也没想多解释,
“不过既然是你,那就得想想别的了。”

萧景睿看他一脸坏笑刚要问,就被打断了。

“对了除夕你不好好在家守岁,怎么溜到我这里来了,你们家那么严厉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我也就出来一下,看看你不错就准备走了。虽说大过年的你给下人们都休沐了,但这戒备也太松了吧。”

“我这里向来与世无争哪有什么危险,有何可防,你也别多想。好了好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你看我可好,放心了吧。回去吧回去吧,你两个爹爹先不说,两个娘估计早就发现你不在了,你这一回去肯定挨批。”

这话还没说两句多,言豫津就开始赶自己走,萧景睿心里不是个滋味。但他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其实已经出来挺久了,看到豫津把火炉挪出来坐在外面发呆,本想趁其不备绕到他身后,想不到因为他突然说什么想宫羽姑娘之类的话,心思突然不稳,气息跟着一乱也就暴露了。

“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那我就听言公子所言打道回府了,不过”
萧景睿回顾了一下四周,
“不过,我看你明年还是来我家吧,至少不用一个人守岁,你平时最爱热闹了但你看……”

“好了好了,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但我是言家子孙,又没嫁给你,凭什么去你那儿守岁啊,哎,别废话了你再不回去估计就不是挨批那么简单了。”

言豫津一边说着一边把萧景睿往外推,他何不知景睿是看他一人守岁觉着可怜所以每年都来邀请,但这不但不和规矩,而且看着人家家里热热闹闹的,自己一外人只会更加难受,再加上父亲总是不怎么愿意与谢玉交好的样子,哪怕没人说,自己也得掌握分寸。

“还有你家过年规矩太多,我一外人去了拘谨,还不如在家自由自在来的畅快呢。你也别再让我去了。”

“我每年生辰你也来啊,看上去自由的很就没见你拘谨过。”

“哎!这过生日怎能和过年相提并论,再说我在你家多有公子风范,什么叫自由得很。”

看就要到门口了,两人也停止了争辩,言豫津让门口的守卫去牵萧公子的马。

临行,萧景睿刚想上马,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问道,
“对了豫津,表现得好的话我到底会被怎样?”

言豫津一愣,哎,他怎么还惦记着这事,真是个死脑子,
“表现得好的话,”
言豫津又是眼珠子一转,勾了勾手指。

萧景睿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但也没办法,便一脸无奈地凑了过去。

只觉自己的衣领一下被抓住过去,接着脸颊上一个柔软的触感,然后又被一下推开。

“本公子看你表现得不错,决定亲你一下!”

萧景睿一脸茫然,回过神来后一下整张脸红了起来一直到脖子,
“言!言!言豫津你!”

“你什么你呀,我本来想想算了,你脸皮薄受不住我的厚礼,但你偏要知道那我也没办法了。”

见眼前的人脸不红心不跳的,萧景睿更是来气,押着嗓子说
“你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到晚上就双眼迷离什么都看不清!”
然后紧张得左顾右盼。

“这么晚哪有什么人。”

“你怎么就知道没人!”

“那下次我找个没人的地方。”

“哪还有下次。”

“哎!不能有下次了?”

萧景睿突然又被他说闷了,这,这怎么回答都不妥,总觉得哪里一开始就不对劲,
“不跟你争了,再见!”
说完便翻身上马,给马屁股上了一鞭子。

“那还是能有下次的啊!我算你默认了啊!”

身后远处还能听见言豫津在嚷嚷,萧景睿的耳朵烧得更是厉害。这心里像装着个兔子扑通扑通得撞着胸口,但一点都不疼,反倒有那么一点点的甜。

言豫津看着萧景睿狼狈的样子,笑得更欢。

快马加鞭,再加上言豫津本来一到晚上眼神就不好,所以眼里的人忽的一下就没影了,但那个美美的滋味,可是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今年的除夕也是一个人守岁。

但和往年,就是不一样了,想必新年一定会是个好年吧。

言豫津心满意足得转身回府,心里开始酝酿起“说好了”的下一次。

☆*☆*☆*☆*☆*☆*☆*☆

   
© nini夏令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