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i夏令时

不但懒,还写的不好。更新看缘分…主要用脑洞码字基本不更。夏天属于op和蓝雨!!!【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不和钱过不去】
微博 @玲珑Nini

【喻黄】【两天一夏5】

两天的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

接下来要开始夏天了,

但下次更新要到下周了!

写的真的很烂,作为第一篇,我的目标就是把它写完!加油!

☆☆☆☆☆分割☆☆☆☆☆☆


“恩,这算是罕见病例,或者你们再等等。”

医生推了推老花眼镜,看着面前两个表情截然不同的人。

眼前的病号一脸无辜,表示记忆没有回复也怪不得自己。

另一个人则是无奈的微笑着,不知在想什么。

医生继续说,:“有几个可能,一个是失忆本人有心理障碍,不愿回想起失忆前的事,还有就是环境不对,在熟悉的环境下能给记忆造成刺激一般很快能恢复,但是遇上搬家啊旅游之类的,在和以往不同环境下失忆的话,就很难得到这种刺激。小表哥啊听口音你们都是本地人,应该不是旅游吧,最近是不是搬家了啊,可以试着去以前的老房子看看估计有帮助。”

医生不断地作着解释,两人互看了一眼觉得是知道原因了。

离开医院后,喻文州做了一个决定,决定带着病号去报警,看看有没有人在寻找失踪人口。

病号则有些不愿意,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脸上写满了你怎么这么想捏我走。

看着满脸不高兴的病号,喻文州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对他太好了,让他有了种出壳小鸡见啥都是娘的错觉。

他觉得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虽然目前看上去这里没什么大的变化,但从病号的衣着等方面来判断,他的家境一定不会差,虽然这里风平浪静,可能病号家里已是惊涛骇浪。在这么下去,说不定几天之后自己就变成绑架犯什么的了。





两人最终还是来到了附近的警署,警局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过年留下来值班的小片儿警。

“李警官,值班啊。”喻文州抓到一个面熟的,“我想报个案,查个失踪人口。”

被称为李警官的人一听,噌地跳起来,然后压低声音说:“不是吧老叶这次又失踪了啊,你知道的他的事我们可管不了。”

坐在李警官对桌的另一个同志看他这么没出息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冷冷地说了一句:“队长,听他说完。”

李警官为了掩饰尴尬,轻轻咳嗽了一下,这才发现喻文州的身后不远处站着另一个人,一脸不高兴,一看就在闹别捏。

喻文州看出了李警官发现了病号,继续说,:“对,就是他,我希望你查查,今天有没有人在找和他体貌特征相似的人。我是昨天凌晨5点左右在小区发现他的,已经过了24小时,寻找失踪人口的话应该可以报案了。”

李警官记了下笔录后,示意让后面的那个失踪人口本人也过来做下笔录。

“我什么都不想说。”

眼前的黄毛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跑到大堂的板凳上坐下了。

“你看这……,”李警官一脸无奈。

“他失忆了,这是病例卡。”

“哎!他没身份证明怎么看的病啊。”

“就说他钱包被偷了,我做的担保。”

钱包钱包,李警官若有所思,跑到了深处的一台电脑前敲打起了键盘。

“估计是心里有底了,你等等。”

对面的小吴警官说了一句后,继续埋头做他自己手上的活。

过了一会儿,李警官跑来,拿了份资料,:“昨天下午你住的那个小区里逮到个扒手,看样子是个新手做事毛毛躁躁,在开一个小姑娘的包的时候被发现,现行抓获,搜身的时候发现他背的双肩包也不是他的,里面的钱包里夹着身份证和学生证,你看是不是他……”

就当李警官准备把手上的打印件递给喻文州的时候,身后的病号不知什么时候一下窜了出来,抢走了打印件,看了一眼后撕了个稀巴烂。

李警官惊呆,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连对桌的小吴警官眼睛也睁大了一圈。

喻文州叹了口气,:“你这是要做什么。”

眼前的人不但没有半点反省,反而脸上的表情从阴转晴,走近喻文州,说,:“我们说好的,当我知道我叫什么的时候,要亲口告诉你,虽然我还没想起来,但看了刚才那个身份证我觉得没错,虽然拍的很难看但应该就是我。”

然后他小做停顿后,伸出右手,说:“喻文州你好,我叫黄少天。”

喻文州一惊一喜,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自然地也伸出了手,:“你好黄少天同学,麻烦你配合调查。”

一开始还笑得很开心的黄少天一下又皱起了眉头,这人怎么这么难糊弄。

李警官在一边咳了一声,表示我再去打印一份这回可千万別撕了。

经过调查,黄少天是在前天深夜遭遇抢劫,然后因自己跌倒受伤导致昏迷,次日被喻文州捡走。

现在虽然并没有任何寻人启事与黄少天的体貌特征相一致,但可以通过身份证号码查出居住地址和一些个人信息。

黄少天表示可以照着所给的地址自己回去,喻文州则是坚持要送他到家。

“是你说报警的,怎么现在舍不得我走了。”

“不是,我觉得既然我捡到了你就要对你负责到底,万一这个地址不对怎么办。”

“……你不会是在惦记我不还你医药费吧。”

喻文州沉默后表示这也是其中之一。

“那还有别的?”

“责任感,我觉得你这件事我要负责到底。”

“我觉得还有别的。”看来所给的答案都没能让黄少天满意。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喻文州笑了笑,扯了张纸递给黄少天,:“这是我的手机号,到家后报个平安吧,祝你早日康复,都记起来了后记得来报销我给你垫的医药费。”

喻文州决定放弃,他觉得有些话,还是要等眼前这个人都记起来了再告诉他好。

“你就那么肯定我都记起来了就不会把你给忘了?我看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喻文州觉得今天自己真的不在状态,老被眼前这人问的无语。

“你真把我忘了,我就去找你。”

眼前的黄少天看上去眼睛有点红,这次他竟然不说话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走到大马路上打车,在黄少天上车之前,喻文州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黄少天,谢谢你。”然后一下把黄少天按进车里,示意司机开车。

车开走后,喻文州就感受到一股相当强烈的丧失感,明明是解决了一件事,但就是揪心难受。明明是自己帮了黄少天,但更大程度上是黄少天救赎了自己,在这么待下去,恐怕自己会更狠不下心放手。

他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黄少天好,自己不能就这么拖累他。

同时喻文州相信那张写了手机号的纸片,相信自己所创造的那个机会,相信黄少天会像约好的那样再来找他。相信那时的黄少天不再会像个破壳小鸡那样的盲目,那么没有防备,那时的他会是一个健全完整的他。只有那时,他们之间才能真正的平等,真正的讨论和考虑,这一份前所未有的感受该如何处理。





黄少天念着手里李警官给的地址,觉得熟悉又陌生,他回头看了看车窗外,喻文州竟然还站在那个地方目送他,然后越来越远。

直到彻底看不到喻文州了,他才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赌气不让他送,这才分开一会儿,怎么就觉得受不了了。

喻文州,我欠你一个拥抱,你欠我一个解释。

等我都想起来了,通通都要找你说个清楚。

~~~~~~~~~~~~~~~~~~~~~
这个本来叫三日一夏的,但觉得失踪三天太离谱了,就搞成两天了。
想想失忆已经够离谱了,怎么还去管两天还是三天( ‾᷄꒫‾᷅ )

6开始就要讲夏天啦哈哈!两人会怎么再遇呢(ؓؒؒؑؑؖؔؓؒؐؐ⁼̴̀ωؘؙؖؕؔؓؒؑؐؕ⁼̴̀ )

我觉得目前为止大概没人会在意( •̩̩̩̩_•̩̩̩̩ )

哎,下次更新一周后,写肥了再更。

如果你看到这里,请收下我真诚的感谢嗷嗷嗷!

   
© nini夏令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