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i夏令时

不但懒,还写的不好。更新看缘分…主要用脑洞码字基本不更。夏天属于op和蓝雨!!!【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不和钱过不去】
微博 @玲珑Nini

【喻黄】【两天一夏4】

我脑子进水了在0810这个阿黄的大好日子里写了篇喻文州生日快乐(ؓؒؒؑؑؖؔؓؒؐؐ⁼̴̀ωؘؙؖؕؔؓؒؑؐؕ⁼̴̀ )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猪!

~~~~~~~~~~~~~~
分割
~~~~~~~~~~~~~~

经过浴室这么一折腾,喻文州彻底向小病号投降了。

祖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忍到明天就解放了。

先是给祖宗换好衣服,再扶他去自己床上躺着,然后自己迅速的冲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后,立马跑到厨房熬了个鸡汤粥。

等粥熬好了后,盛了一晚,切了个咸鸭蛋,端进了自己的房间。

床上的人昏昏迷迷地睡着,一摸额头,热度好像又上去了。

喻文州用毛巾擦去了他额头和身上的汗后,把他拍醒。

“你不是饿了吗,把粥喝了,然后吃药。”

眼前的人揉了揉眼睛,一脸问号。

哎,不会睡一觉又什么都忘了吧,还是说想起什么了。

喻文州搁下碗指了指自己,:“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停顿了三秒后,祖宗回答,:“表哥。”

看样子是没想起来,只是睡醒犯迷糊罢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继续问,:“粥放在这,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啊。”

祖宗终于清醒了,拼命摇头,:“不不不,还是我自己吃好了,怎么能让你喂啊,千万别,我现在好一点了,我自己吃自己吃,不劳驾不劳驾。”

说完就去抓碗,:”哎呀!”

拿起来又赶忙放下,然后对着自己的手一阵狂吹。

喻文州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像突然多了个儿子。

“你就自己慢慢吃吧,我不管你了,药放在这里。”

病号点了点头,再次小心翼翼地捧起碗,使劲吹了起来。





喻文州走出自己的房间小心的带上门,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板的电话。

“老板我今天有点事家里走不开,今天晚上我能不能在自己家里挂客服号,恩恩,对,订单的话我到时整理给小王,恩,真是抱歉,谢谢,好的再见。”

本来看病号精神就想把他一人搁在家里去上夜班,现在看来还是得看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哎,莫名其妙弄回来个陌生人还要照顾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寂寞了想养个宠物?

不对不对,喻文州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大概是累了才会如此胡思乱想,上了个闹钟就在沙发睡下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喻文州听到了熟悉的闹钟声,习惯性地闭着眼睛摸手机,准备关闹钟。

但想不到手机没摸上,却撞到了个什么东西,接下来就是一声“哎哟!”

睁眼定睛一看,眼前一个黄毛蹲在地上,手里拽着喻文州的手机,还没等喻文州反应过来,黄毛青年就开口了,:“哎表哥你要睡去床上睡不就好了,竟然把床让给我自己睡沙发实在太仗义了,真不愧是我的再生父母,表哥我看你冷给你盖了条被子,不过话说回来,你床上就一条被子今晚我们该怎么睡啊?”

一阵叽里呱啦的轰炸后,喻文州重新掌握了现在的状况,他先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很自然地将手心贴在了病号的额头上,同时另一只手按着自己的额头进行对比。

“恩,好多了,看来药起效了。”喻文州微笑着继续说,“恩,被子啊,你不介意的话就和我挤一个晚上吧,不过我晚上有工作,从半夜做到第二天凌晨,基本也不睡在床上,真要睡也就一会儿。”

“哎!那到时你要睡的话把我弄起来,我睡沙发好了,披一件衣服应该没问题。”

“你这个病号,万一又着凉了岂不又要浪费我医药费,哎,你就好好睡着吧,明天醒来什么都给我想起来才是帮我最大的忙。”

病号先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喻文州,沉默一阵后开口说:“表哥,你怎么能对我这么好,我最受不了别人对我好了。”

喻文州脸上保持着微笑,心里冒着一个个问号,心想我总不能就看着你这样死在路上吧。

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喻文州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别想那么多了,希望明天一切顺利,我又不是白做好人,到时你想起来了一定得报销我付的医药费啊。”






两人回房间,病号乖乖得回床睡觉,喻文州则坐上写字台打开电脑进行客服交接准备开工。

病号嘲笑喻文州打字速度慢,喻文州笑而不语。

病号又在床上翻了几下说表哥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喻文州说好呀。

忽然,外头爆竹声一片轰鸣,病号兴奋得拉开窗帘:“表哥!看烟花!”

喻文州点点头:“今天初五迎财神,估计是这几天最热闹最好看的了。”

“别人都接财神,表哥你接了个我哈哈!你说我是什么神啊!哎,千万不能是瘟神啊!你看我气质非凡,怎么也得是个福神,爱神什么的!”

喻文州专心下着单,时不时地还回上几句,不知不觉身后的人也没声音了,接着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喻文州想给自己沏杯茶醒醒脑,起身看到床上的人双臂紧抱着个枕头,把半条被子踢到了地上。他顺手帮病号重新掖好被子,把头摆正。

病号的头发软软的,左耳上还有两个耳钉,睫毛意外地长,鼻梁也算挺拔,嘴微张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回想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酒窝,有些可爱。

有些可爱。

喻文州使劲得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可比寂寞养条狗可怕多了,看来自己是要考虑养个什么了。

喻文州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变成了2月10日,正是自己的生日。

“喻文州,生日快乐。”虽然过了二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为自己庆祝生日了,但作为习惯,自己还是会对自己说上一句生日快乐。

“表哥,今天谁生日啊,怎么对着电脑说话。”

床上的病号突然发声,着实吓了喻文州一跳。

“……抱歉,看来是把你弄醒了。”喻文州一脸微笑,脸上大大的写着好你的给我装睡。

病号则躺在床上假装没有读懂喻文州的表情。

“表哥啊,说说谁生日啊,作为路人我觉得我也必须送上我真心的祝福,哎你现在是开着语音还是视频啊,我来给他唱上一首生日快乐歌。”

喻文州汗,无奈得回答道:“没有谁,就是我自己生日。”

“哎!生日是人生大事你怎么那么惨还一个人上夜班啊,看来本小少爷真是上天赐给你的福神来陪你过大年过生日的,”说完病号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开门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

喻文州被病号的串烧祝福歌弄得无语没脾气,但心里又暖烘烘的,好久没人能这么逗自己开心了。

“好了好了,谢谢你啊。”喻文州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病号的头,:“我一直觉得你声音好听,唱起歌来还真不赖。”

“我,我也这么觉得。”病号有些不好意思,食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子,耳朵微微有些泛红,:“弄不好我本身是个歌星明星之类的只是表哥你不知道,弄不好还是个天王巨星,哎表哥你开开电视看看说不定真的有我,这样不就一下知道我是谁了吗!表哥表哥走走走看电视去。”

喻文州保持微笑,:”你给我好好睡觉,明天就去复诊。哎,希望你一觉醒来都能记起来,快快还我医药费。”

病号有些不开心,一头蒙进被子里。

喻文州叹了口气,你说这人和自己认识连二十四小时都不到,怎么就已经那么不见外了还发脾气。

但又不忍心这么放着不管,喻文州只好放下手上的活,坐到床上,拍了拍和被子融为一体缩成一团的病号,:“这样吧,我把我名字告诉你,等你都想起来了,可以再告诉我你叫什么。”

被子里的生物一下子窜了出来,头毛乱哄哄的,双颊泛红一脸兴奋狂点头,:“好好好好好呀,我刚才听到了一点你说你叫语文什么的对吧。”

喻文州笑着回答:“我叫喻文州,比喻的喻,文学的文,广州的州。“

“喻文州,喻文州,哈哈喻文州?祝你生日快乐!”眼前的人笑的特别灿烂,特别耀眼,特别好看。

喻文州点头答谢,而在心里默默决定了什么。

~~~~~~~~~~~~~~~~~~~
啊啊啊啊啊啊啊其实后面也会给阿黄过生日的只是我没赶上( •̩̩̩̩_•̩̩̩̩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达春绿😂😂😂

   
© nini夏令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