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i夏令时

不但懒,还写的不好。更新看缘分…主要用脑洞码字基本不更。夏天属于op和蓝雨!!!【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不和钱过不去】
微博 @玲珑Nini

【喻黄】【两天一夏3】

半夜三更,其实目前进度只到4,
没有存货了( •̩̩̩̩_•̩̩̩̩ )

下次更新大概要下周了。

流水账,就是为了自己开心。

开心就好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有个阿黄天天跟我说很多话。

对了,失忆的这段时间不会直接称呼他黄少天,寂寞。

~~~~~~~~~~~~~
分割
~~~~~~~~~~~~~

“表哥,我,我不记得了。”

眼前的病号一脸可怜地告诉了喻文州这样一个事实。

喻文州反复推敲这句话,但都不愿接受自己思考出来的结果。

“额……你说不记得了具体不记得些什么?”

“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眼前的人显得更可怜了,早上躺在地上叽叽喳喳的那个气势荡然无存。

喻文州眼前一晕,早上碰到“尸体”,下午碰到“失忆”,这是拍连续剧呢还是写小说,还好今天休息没什么事,除了补眠时间没了之外,其余也没大损失。哎,医药费倒是蛮心疼的,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报销。

“你先躺躺,我去叫医生给你看看。”总之还是先交给专业的吧。




“从CT结果看来,脑内没什么大问题,“医生拿起一张黑白胶片挂起来给喻文州看,然后继续说:”最多就是有些轻微脑震荡,他这样子估计是比较常见的暂时性失忆,诱因可能是外部刺激,不过像这样的短暂性完全失忆,一般中老年男性居多,像他这样年纪轻轻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要脑子里没淤血,一般过几个钟头最多24小时也就恢复了,你先带他回家吧,明天或者后天再来复个诊,那个时候估计该想起来的也都想起来了,就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诺,病例拿好,去楼下付钱取药吧。”

喻文州莫名其妙的坐在急诊室里,接下医生递来的病例卡,然后莫名其妙地走出急诊室。他用大拇指用力按了按太阳穴,努力地整理着医生的话。
也就是说,因为他一时好心带来医院的这个同学真的失忆了,而且还需要至少几小时至多24小时的时间才能恢复,再这么在医院耗下去恐怕他这几天的辛苦钱都要用在这个病号身上了。

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又不能把他扔在这里,哎,这到底是倒了什么霉啊。




“表哥!这房间怎么有股烟味,哎,你吸烟?不像啊!啊,阳台还种了棵树!噢噢噢这个客厅弄的蛮好啊,挺干净的,还有空气清新器啊,噢噢噢这个电视机还真大啊,表哥想不到你是个土豪?哎这个沙发坐着真舒服……”

当喻文州告诉眼前的病号今天他必须暂时住自己家的时候,病号原本惨淡无神的双眼一下恢复了色彩,接着就是噼里啪啦铺天盖地的废话,顺便夹杂着几句感谢。

看来这位同学装可怜技术还真是一流,哎,好人做到底吧。

“你先安静一下,”喻文州话音刚落,病号就安静下来了,看来还算配合,要不是出院的时候重新测了下体温,谁能相信这个废话连篇上蹿下跳的人还带着38度的热度。

“重新跟你约法三章,首先这里是我和别人合租的,只有里面那间房才算我的,不过这几天合租人有事不回来,所以只要不弄坏东西应该没问题。”
黄少天用力地点了点头。

“然后,”喻文州继续,“估计明天你就能恢复记忆了,到时候我再带你去复诊。但是你必须陈诺我,到时你的家人必须报销我在你身上所花费的所有医药费车费。”

“还有伙食费!”病号插嘴。

喻文州嘴角上扬,呵呵,这人到现在还有精力开玩笑,看来身体好得很,看上去和自己年龄差不多,身高还比自己稍矮一点,身体素质怎么就差那么多呢。哎……人比人。

“对对还有伙食费,水电煤也帮你算上再加上精神损失费,时间损耗费怎么样。”

眼前的病号一下傻眼了,想不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扯出那么多费用来。

“呵呵,开玩笑的,不要当真,医药费和车费就可以了。我自己做饭,一个人和两个人没多大差别。”喻文州看着眼前表情一愣愣的病号,一下子笑开了。

“额……你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看上去根本不在开玩笑,以后你真要开玩笑还是麻烦先打着招呼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哎,总之这次让你破费了,要是我的话才不会把一个捡来的人送到医院,给他付钱还把他接到家里来住呢,虽然我觉得这有一部分是因为我的颜值和人格魅力,但还是要谢谢你,哎现在的社会太冷漠了就是缺少像你这样充满爱心和正义感的年轻人……”

面对突然起来的嘴炮,喻文州有点不知所措,一天折腾下来,喻文州隐约察觉到了这个病号有些爱说话,但没想到那么的,啰嗦。

而就在喻文州在想这人什么时候停下的时候,眼前的病号突然停顿了一下,恢复了认真的表情,直视喻文州说道,:“对了,表哥,你给我起个名字吧,一直你呀你的感觉怪怪的。”

喻文州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后,微笑地答道,:“不起,就‘你’好了,你也就将就着叫我表哥好了。名字啊,起了之后会有感情的,相信明天你就能都记起来了,到时候再告诉我你到底叫什么也不迟。今天你就忍忍吧。”

病号有些不高兴,:“不就是个名字吗,阿猫阿狗随便你叫,在我想起来之前你就算我的再生父母了,起个名字又不会少块肉,额……阿猫阿狗还是算了,至少要酷炫一点……”

“不起,”喻文州虽然脸上微笑着,但眼里已经透出相当露骨的拒绝,黄少天感受到了那份顽固,终于打住了。

喻文州接着说,:“浴室在里面,你去冲个澡吧,浴室里有块白色的浴巾刚洗过你就用它,我去给你找一套衣服。我们体型差不多,我的你应该也能穿。”

“好好好,谢谢,我正想好好洗个澡!一定要吧这一身晦气洗掉,哎,总觉得浑身难受。”黄少天听命,边唠叨边向浴室走去。

喻文州回到自己的房间,首先这个单人床肯定没法睡两个人,就让病号睡床,自己今晚还要去上夜班,看他精神的很一个人也没什么问题,就扔着吧。

喻文州整了一套保暖内衣,再找了套运动服,内裤正好还有几条新买的,再随便拿了双袜子,再加上病号自己有外套,这样的话明天出门也没问题了。

喻文州准备把整好的衣服送进浴室,但是敲了几次门都没反应。

不会又晕过去了吧,虽然这人看着精神,但怎么说也还是带着高烧的,难道刚才他一直在逞强,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所以话才那么多。

喻文州打开了浴室的门,一进去就看到病号坐在淋浴房的地上背靠着墙,莲蓬头的水哗哗的把他从头到脚全都打湿了。

“喂,喂!听得到我说话吗?”喻文州赶紧放下衣服打开淋浴房,将病号的头摆正,大声地呼喊着。
“表哥……,”坐在地上的病号看来还有意识,虚弱地说,:“表哥,你也洗澡啊?”

喻文州无语,想这下我不想洗也得洗了。顺手关了水说:“你先起来,擦干,着凉的话估计热度又要上去了。毛巾衣服都放在架子上了,赶紧吧。”

说是这么说了,但地上的人却纹丝不动,喻文州再次蹲下问道,:“是不是没有力气,我拉你一把吧,来,搭好我的肩。“

说着便把病号的手搭在自己肩上,然后双臂环住他的身体后用力把他抱了起来。

“能站吗,我们现在要跨出去了,小心。”然后小心地抱着他走出了淋浴房。

“表哥……”病号再也撑不住了,一脸的虚弱,这下看上去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病号了。

“怎么了,”喻文州让黄少天坐在坐便器上,给他擦着身。

“表哥……你湿了啊。”

这句话听上去怪怪的,喻文州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本正经地回答,:“恩,刚才来叫你的时候水没关,然后刚才把你拖出来的时候你全身的水也基本擦我身上了。”

“……对不起”

眼前的人耷拉着头,好似可以看到他垂下的耳朵和尾巴,喻文州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冲个澡清醒一下。

“没事。我就期望你快点好,把钱还给我。”

“表哥……”

“哎,你不是没力气吗,别说话了。”

“我饿了。”

~~~~~~~~~~~~~~~~~~~
如果你看到这里,请让我送上真心的感谢。

   
© nini夏令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