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i夏令时

不但懒,还写的不好。更新看缘分…主要用脑洞码字基本不更。夏天属于op和蓝雨!!!【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不和钱过不去】
微博 @玲珑Nini

【喻黄】【两天一夏1】

额……借着阿黄生日逼着自己尝试写一篇长文示爱。

这是一个发生在两天➕一个夏天的故事。

用了我最爱的失忆梗,可惜我写的太烂了,就是流水账( •̩̩̩̩_•̩̩̩̩ )开心就好……

我只想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黄真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ʕ•̫͡•ʕ*̫͡*ʕ•͓͡•ʔ-̫͡-ʕ•̫͡•ʔ*̫͡*ʔ-̫͡-ʔʕ•̫͡•ʕ*̫͡*ʕ•͓͡•ʔ-̫͡-ʕ•̫͡•ʔ*̫͡*ʔ-̫͡-ʔ
分割
ʕ•̫͡•ʕ*̫͡*ʕ•͓͡•ʔ-̫͡-ʕ•̫͡•ʔ*̫͡*ʔ-̫͡-ʔʕ•̫͡•ʕ*̫͡*ʕ•͓͡•ʔ-̫͡-ʕ•̫͡•ʔ*̫͡*ʔ-̫͡-ʔ

大年初三,黄少天终于忍无可忍从亲戚家的饭局里逃了出来,然后呼叫了同寝的几个一起出来陪他浪迹天涯。


“哎……亚历山大啊……”郑轩第一个到,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双手插在裤兜里还带了个口罩。


接着宋晓和李远也来了。


“徐景熙说他还有两站“,宋晓看着手机然后抬头看着黄少天问道。”黄少啊那我们接下来干嘛去啊。“


“好不容易脱离苦海,那肯定要去庆祝的,”黄少天擦了擦鼻子,“要不你们跟着我去酒吧见见世面怎么样。”


“哎!就是黄少你上次圣诞节去唱歌的那家?”李远赶忙问道。


黄少天坏坏地一笑,给李远比了个赞。


“我是哪里都无所谓,不过这大过年的酒吧开门吗?”宋晓切入主题。


“没事没事,据说酒吧老板是个无家可归的失足青年,从不回家过年。上次元旦,酒吧也搞了倒数party,那时候就有提到过年正常营业!不过说起这个老板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酒吧的几个大型活动我都去了,一次都没撞见过真是奇了怪。”


“额……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问”,李远咽了口口水,“那里靠谱吗?怎么被你一说总觉得还是不要去的好。”


“放心!小爷我都去了好几次了!那里的客人都是正经人!酒保人可好了,每次我丢东西在店了都会帮我收好!人总是要长大的!今天就让我黄小爷带你们去见见世面!”


就在另几个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徐景熙风风火火地跑过来集合了。


“哎,你们都到了啊,久等!”徐景熙整了整气息。“决定好去哪了?”


“黄少说去他经常驻场的那家酒吧,”宋晓皱了皱眉,“但听着总觉得不靠谱……”


“黄少还说老板是个失足青年无家可归,怪吓人的。”李远补刀。


“哎,真麻烦……”郑轩叹了口气。


“……”黄少天向他们几个翻了白眼。“看看你们一一个没出息的,不就是去个酒吧嘛!哪有这么多吓人的事!大排档吃个小龙虾弄不好还有人来砸场呢!怕什么!走走走!小爷请你们去那里喝果汁去!”


“天降免费果汁,那我投去一票,”徐景熙其实并没弄清楚状况,只想快点跑到室内避避风。
“好吧,那我也去,”边说李远边向前迈了一步。


郑轩伸了个懒腰,“哎,真麻烦,那就去呗。”
然后黄少天用一脸我胜利啦的表情看着宋晓,“宋同学,你是清楚这个少数服从多数的残酷社会的,现在有一个成为真正成年人的机会放在你面前,你要珍惜,宋晓一小步,人类一大步,快快接下黄大少爷向你递去的橄榄枝吧。”


“……”,宋晓无语,看着大家都准备动身走了,无奈地点了点头。“哎,只有舍命陪君子了,但说清楚啊,我绝不喝酒,你们几个也注意点。”


黄少天做了个胜利的手势,龇牙咧嘴得意了起来,拍了拍几个人示意跟着他走。



传说中的酒吧其实就在黄少天大学附近的小区商业街里,早上是咖啡店,天暗下去之后就作为酒吧营业。外观十分得普通,进去之后也没有想象中那样黑压压。


“我说得吧这里可寒酸了,根本搞不出什么大事。”


“黄少,带朋友来了啊?”里面的酒保向大家点头招呼。


“对对对,”黄少天指了指酒保,“这是林敬言,叫他老林就好了,杂务都是他在管”,随行的几个不知为何有点紧张,毕恭毕敬的点头招呼。


“徐景熙,宋晓,李远,”黄少天再一个个指名介绍,然后指了指已经坐下了的郑轩,“那个懒虫是郑轩。这几个都是我同寝,都特别铁,深受小爷我眷顾,以后如果来了老林你可要多照顾点啊。”


被称作老林的酒保点了点头笑着答道,“黄少的朋友我肯定给打折,不过这里寒酸的很,看来以后只有扣你工钱来节省开支了。”


黄少天一脸囧,宋晓拍了拍马上要炸了的黄少天表示安慰。


徐景熙和李远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气氛一下轻松了不少。




几个大学生第一次去酒吧这种地方还真不知道干嘛,林敬言看他们一人一杯果汁捧在手里大眼瞪小眼的,便好心地问了问打牌不,四个人一下子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希望,嗖地围着桌子斗起了地主。然后黄少天被默认为不打牌也有事做的那一个,自动成为替补队员。


黄少天炸,“欺人太甚,你们手里的果汁谁请的都忘了嘛!一群小白眼狼!爹这些年真是白养你们了!”


“爹,儿知您老眼昏花看这牌上的字费劲,您就在旁边歇歇,这脏活累活还得孩儿们来干,哎!等等一对8!”李远搭着腔,紧盯着牌,看都不看黄少天一眼。


“爹,您再不闭嘴儿就不能翻身做主了啊,对面有沙发您去那边,等对面俩个打不动了再召唤你,”徐景熙甩甩手表示你好走了。


黄少天冲几个小白眼狼翻了个白眼,决定自己找事干去。


“黄少啊,你闲的话帮我把地板拖一拖,等下要来一批人,”老林边说表把拖把递了过来。
“一个个都反了!我的儿不顾我!连爹你也……”黄少天紧握强行递来的拖把做苦情状。


“刚才几杯果汁就不算你了,帮个忙。我出去打个电话就来”,老林也没给黄少天继续演下去的时间,笑笑表示我都懂,就出去了。


“小白菜哎呀……地里黄昂呀……”黄少天无可奈何地拖起了地板。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看快10点了,9点多的时候宋晓和徐景熙两个就先走了,之后是郑轩。


“黄少,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我妈来短信催我,”李远洗了把脸,拍了拍黄少天准备要走。


黄少天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至于他看见李远脸上用油性笔画的乌龟并没洗干净这件事,想想就不说了。哼哼,看在输牌的份上,爹今天就放你们一马。


“老林再给我来两瓶啤酒,”黄少天招呼道,实在没事干,只有喝酒了。


“黄少今天不唱啊?”旁边面熟的客人过来打招呼。


“不唱,今天休息。”黄少天摆了摆手后,顺手接下了老林递来的两瓶啤酒。


“为什么不唱啊!来都来了!”


“今天的地都是我拖得!腰疼!不唱!”然后开了瓶啤酒喝了起来。


“酒量不好就不要对瓶吹,急什么急,等我去给你拿个杯子,”罪魁祸首老林像没事人似的一脸笑容人畜无害。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继续吹着喇叭,林敬言也不想管那么多,就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等林敬言一圈回来,黄少天已经两瓶下肚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哎,早知道就先给他一瓶了。


林敬言拍了拍黄少天,“黄少,起来了,快12点了,再不回家,就只有在这里睡储物室了啊。”


黄少天起身揉了揉眼睛,“哎,不行,我可不睡储物室,你这里储物室有味道你知道吗,怎么能睡人啊,小心我告你虐待亲王,嗝儿,没事没事我跟家里闹了出来的时候说了今晚住宋晓家………………哎!宋晓!哎?!宋晓回去啦!!??”


“宋晓早就回家了啊,和另一个同学一起走的,我记得他们有和你打过招呼,”林敬言擦着刚才黄少天睡过的地方,一脸鄙视的回答道。“我看你就是睡储物室的命了。”


“额……没事,宋晓妈妈知道我,嗝儿,我直接去他家到时候打个招呼,大过年的,大家都睡得晚,”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包,“那我走了啊。”


“怎么又跟家里吵了啊,我看你手机也没带吧,要不借你个手机备用。”


“没事没事没事,有手机家里还不秒秒钟夺命call啊,还是不要的好,过年也就来点段子祝福什么的,我明天就回去了,不用,”黄少天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后正眼看着林敬言,“再说,我又欠你人情的话下次说不定不止是当苦役了,小爷不干!”


说完就背起包走人。


“黄少走了啊!”旁边脸熟的客人搭讪道。
“恩恩走了走了不用送了。”
“黄少下次来一定要唱几首啊!”
“再说吧看小爷心情好不好。”
“阿黄你走路小心啊别磕着!”
“你才阿黄!你们全家都是阿黄!”


有黄少天的地方总是那么热闹,林敬言看着那个晃晃悠悠的背影,心里不禁有点佩服。


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走路晃晃悠悠的,就觉得头有点晕,路踏上去有点软,灯光有点晃,仅此而已。


大半夜的小路不好打车,自己又没手机,只有穿过酒吧对面的小区到大路上去碰碰运气了。
两边的房子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跳舞,哎,回过神来,怎么踩到绿化带里了,不行不行得走出去。


黄少天很努力地让自己正常走路,边走边咒骂老林给的啤酒里是不是掺了什么迷幻药,有人要害朕!!!


黄少天沉静在自己半梦半醒的世界里,完全没发现背后跟着个人。


“喂!你你你,停下!“身后有人叫住自己,还结巴,”把,把,把钱交出来!”


黄少天头顶问号,以为是幻听,继续走。
“喂!听听听到没有,给我停停停下!”


后面的人见自己的抢劫对象完全不理自己,原本的紧张也转化成了气愤,卯足了劲儿一把抓住黄少天的肩膀,用力向后拽。


突如其来的一个力道让黄少天失去了平衡,砰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本来就有些晕乎乎的黄少天对这一摔没有半点防备,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先是一白接着一黑,然后就这么晕过去了。


抢劫的小伙儿也被这么一下吓傻了,哆哆嗦嗦地从黄少天身上扒下双肩包后,便拔腿就跑。

………………………………………………
写完才发现1里面根本没有喻总出现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骗子啊啊啊啊啊啊啊下一篇就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看了它的人我爱你!

   
© nini夏令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